景墨丶

我们还是年少的时候,写东西总是需要举例子才能证明自己是对的,现在我们只需要说自己想说的就是了,是我们已经不需要证明什么,还是发现,自己已经错了

评论